第四十一章卫骁翊示弱

2017-09-21 05:41

  卫骁翊站在房门外好一会儿了,月光如霜,洒在他高大身躯上,就跟一座雕像似的,投射一片阴影。半响,他吱呀一声推开门,一盏油灯下,昏黄的光线勾勒出柳清菡精致的脸庞,宛如烧制的白釉,毫无瑕疵。

  往常他进来,柳清菡早就言笑晏晏瞧过来,或是打趣他或是嬉闹,又或者用她那双潋滟的杏眸专注看着他,眼底带着温暖的笑意。可是如今她就跟没有听到响声似的,若无旁人,低着头,执笔计算,丝毫没有理会进来的卫骁翊。

  卫骁翊在房间床榻前来回不停的踱步,眼角悄悄瞥向柳清菡,他们已经两天没有说话了,他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做错,是柳清菡太过,因此在柳清菡对于他的解释置之不理,他也没有耐心,心内窝火。

  心内想要冷一冷她,也不像之前立刻伏低做小哄她。只是这几天柳清菡回家也越来越晚,以往申时早就回来了,如今却是酉时回来。心里担心她,却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  看着她冷冷淡淡的面容,他心里实在不是滋味,下意识拽住她的手臂,喉咙像是哽住了东西,只听见他低沉男音响起:“清菡,是我错了。”

  柳清菡听见他认错,丝毫没有动容,面上不见波澜,用冷淡的眼眸看向他紧握她的手腕,示意他放手。

  “清菡,你到底想要怎样?”卫骁翊不仅不放手反而更加加重力道紧扣着她的手腕,像是怕她一般。

  柳清菡半天没有出来,手腕仿佛被钳子夹住一般疼痛,她忍痛,回身就给他一巴掌,卫骁翊猝不及防,被她打的脸一歪,他瞬间愣住了,柳清菡还没有停下来,她一巴掌下去,另一个巴掌接连打下去。

  卫骁翊挨了两下,立刻抓住她另一只手,有些恼怒,的:“柳清菡,你发什么疯?”然后他马上知道柳清菡刚刚是手下留情了,柳清菡狠狠地一口咬在他制住她的手腕上,尖利的牙齿丝毫没有克制咬合力,直到咬出血来。跟的小狼崽简直有的一拼。

  卫骁翊从头到尾都是紧紧抿着嘴唇,也没有放开拽住她的手腕。他实在是不了她的冷淡,向来坚毅果决的内心仿佛是被她啮咬出一道口子似的,心上涌上怕失去她的惶然无措。明明两人已经是夫妻,他就是会有一种她会离开的感觉。

  “清菡,你到底要我怎么做?”卫骁翊镇静肃然的面容裂开一道缝隙,维持不住他的冷静的面具,开始龟裂。

  “很简单。”柳清菡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:“你给我一封休书吧,岂不是各生欢喜。”卫骁翊心内咯噔一声,宛如跌入谷底,竭力想要从她的嘲笑的面容上找到一丝玩笑的踪迹,但是没有,手上的力道下意识一松。柳清菡趁机立马挣开。

  卫骁翊瞳孔放大,大跨步走过来,俊朗的面容带着,眉眼中沁出几分戾气,气势凌厉的让人受不了,哗的一声把桌上的砚台扫下来,墨水弄脏一的木板。

  柳清菡稍微被他这样子吓了一跳,不动声色后退一两步,眼角瞥向门口,要是他做出打人的举动,她立刻逃跑。

  卫骁翊看清柳清菡的防备,心中一痛,他怎么舍得打她,动她一根手指头都舍不得。

  “清菡,我错了,你别这样。”卫骁翊逼近她,声音带上几分惶然无措,又立马坚定大喊:“休书,你想也别想,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。”

  柳清菡懒得看他发疯,看他眼角发红,怔怔说话,趁他不备,绕开他,跑出去。她灵活绕开他,门近在咫尺,她却没有安全的感觉,果然一堵厚实的高大的身躯贴在她背后,他两只手紧紧勒住她的腰身像是要把她揉进身体一般。

  “清菡,我真的错了,你别讨厌我,不要离开我。”卫骁翊的嗓子嘶哑的不成样子,哽咽的像是卡主鱼刺。她一动,他立马更章鱼似的缠上去。

  屋内一阵沉默,感受到柳清菡一动,卫骁翊不安的立马开口:“我以后一定会听你的话。”

  “先把我放开。”柳清菡说道,卫骁翊更是勒紧,柳清菡几乎喘不过气,“你不是说听我的话?现在放开。”卫骁翊神经紧绷,只好乖乖放开她,身形却是往门上靠,丝毫不让柳清菡有缝隙出去。

  柳清菡对于他一个大男人还有这么幼稚的举动,好气又好笑,无可奈何,也不打算冷他了,看他脸上的巴掌印也够红了,也出够了:“你嘴上说你做错了,却说不出错处,可见你并没有真的认为自己做错了。”

  “他敢来,我非把他打出去不可!”卫骁翊下意识就开口,马上他静默了,半响才道:“清菡,对不起。”卫骁翊换位思考一下,要是知道有那个人爱慕柳清菡,追到他家里来,他非得气炸了不可,这样一想,卫骁翊也知道自己没有到柳清菡的想法,太过以自己为中心。

  “我要的从来不是什么对不起。”柳清菡把之前的书抽出来,一点点撕掉:“这个也没有必要了。”卫骁翊眼角发红,身子一僵,想要抓住她的手腕就跟抓住一个救命稻草,突然看见她手腕的青紫,手顿下来:“你的手……清菡,我……”对不起噎在喉间,吐不出来。眼睛一直盯在她的手腕上。

  当腹黑的她到备受的她身上……会发生怎样的碰撞?她是来真界的绝世邪医。...

  【温馨军婚甜宠文,一对一】女主成长型,男主陪伴型。墨御,A市首屈一指的豪门继...

  一个穿越女,屁事不会,唯一好处是很适应。跟在太边学了八年权谋,看了八年宫斗。...

  华夏最年轻的药主继承人冷芷烟,被妹,灵魂穿越,附在胆小懦弱、生性自卑的欧阳芷烟身...